一个小时后,唐小囡他们到了小峰山脚下,娄芷君身体弱,吃不消爬山,留在了家里带小爱玲。

唐小囡连元宝都带来了,当年元宝差点死在沈玉竹手里,今天总算能报仇了。

小峰山不算高,但连绵起伏,而且山路陡峭,想翻到苏省边界至少得走一天。

“我问了山脚下的村民,吃中饭的时候,看到一对年轻男女上山了,还背了个大包,带了不少东西。”顾云川说。

他刚才去山脚下的村庄打探消息了,收获很不错。

霍谨之抬腕看时间,“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农村中饭大约十二点左右,距离沈玉竹他们上山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那赶紧上山吧,别让他们跑了。”

柴玉香一听就急了,她是真的担心哥哥出事,沈玉竹心狠手辣,手上沾了那么多血,她哥那点猪脑子,哪弄得过沈玉竹,她得赶紧找到这蠢哥哥才行。

霍谨之很淡定,“不急,他们不可能时刻不停地赶路,晚上还得歇息,肯定能追上。”

最重要的是,沈玉竹可能还在沾沾自喜,以为他们猜不到她现在在山上,脚程应该不会太快,他们只要走快一些,没准天黑前都能追上。

不过上山的路有三条,选哪一条是个问题。

“中间那条,村民说沈玉竹他们就是这条路上去的。”顾云川在前面带路。

花般少女的粉艳纱裙

霍谨之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因为他刚才也去村庄打探了,可结果是没人搭理他,还防他跟防贼一样,顾云川却问了那么多东西,村里的人都眼瞎不成,分明他比这家伙好看多了。

还是唐小胖眼神好。

想到那胖丫头之前的各种彩虹屁,霍谨之心里舒服了许多,转身去牵唐小囡的手,声音还特别温柔,“要不要背?”

山路这么陡,他担心唐小胖摔着,还是背着更放心。

唐小囡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用,我自己能走。”

她现在可不是六岁的小娃娃,斤两不轻的,好歹有八十来斤呢,她怕压垮大佬。

霍谨之也没坚持,才刚开始肯定不累,等走上一个小时,这丫头肯定吃不消,到时候他再背,虽然唐小胖斤两不轻,不过对他来说还是小意思,他又不是顾云川那只白切鸡,唐小胖就算一百斤他都能轻松背起来。

元宝跑在前面,不时东嗅嗅西嗅嗅,表情很严肃,可能它也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离唐小囡他们大概十来里路的山腰处,沈玉竹坐在石头上休息,满头大汗,柴文浩坐在一边,两人都累得不轻,尤其是沈玉竹。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两年她养尊处优,没干过体力活,冷不丁爬这么长的山路,才两三个小时就吃不消了,两条腿又酸又痛,跟断了一样。

“我给你揉揉,玉竹?”

柴文浩殷勤地半蹲着,替沈玉竹捏腿,他低着头,并没看到沈玉竹眼里的嫌弃,他现在特别欢喜,因为喜欢的女孩终于愿意和他在一起了,这一个月他每天都像是在天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