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些渠道商们的争吵,周铭不仅没有丝毫同情,甚至还想抓把瓜子坐这里吃着看戏。

事实这些渠道商也真没啥好同情的,因为这些家伙要是一开始能听自己的,一个个的心里没那么多算计,想在飞船和未来之间反复横跳,哪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

而且都到了这地步,这些家伙也毫不悔改,居然还妄想着拿到和之前一样的高回收价。

这不是异想天开吗?要是你们这么二五仔还能有相同的待遇,你让那些从一开始就选择信任飞船公司的渠道商们怎么想?那不是在变相鼓励他们也这么做吗?因此这个头是万万不能开的。

李伟这些渠道商们显然也都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随后就开始互咬,或者撇清自己和未来集团的关系,指责李伟才是背叛飞船公司的元凶;或者曝出编造一些未来集团的秘密,以此抬升自己的身价;甚至还有人以看出了周铭的打算想以此要挟等等,总之就是各种群魔乱舞。

到了最后,有些渠道商达成一致要把背叛飞船公司的责任推到李伟头上,李伟不甘心背这个锅,也把这些渠道商背后包括相互私下联系,分别搞小团体,的想要用渠道和关系要挟的骚操作抖落出来了。

被李伟这么捅破了窗户纸,那些本蒙在鼓里排挤出来的渠道商们当时就怒了,怎么大家不是说好共同进退,结果你们只是拿大家当垫脚石吗?于是这些遭到排挤和出卖的渠道商们选择站在李伟那边痛骂那些家伙不讲道义。

而被戳穿秘密的那些渠道商们也恼羞成怒,一边矢口否认这些事情,一边指责李伟才是中间最挑拨离间的人。

周铭听着这些渠道商们相互的争执,真是越听越有趣,周铭都想为他们鼓掌叫好了,没想到就这么点破事,愣是让这些家伙给整成一出宫斗大戏了。

虽然剧情精彩,但放任这些家伙这么相互攻击攀咬下去也不是个事,于是在周铭的示意下,张海出面叫停了这些渠道商们的争执“好了各位,我认为大概的情况我已经心里有数了。”

随后张海表示飞船公司没那么小心眼,对于之前的事情,不管他们去未来集团有没有出卖回收技术,都可以既往不咎,但规矩就是规矩,既然那一天他们选择了出走,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之前的价格,他们想都不要想,不过鉴于他们也是那么诚心回来,飞船公司也可以考虑时间减半,就按三天的比例交易。

“张董,三天是不是太长啦?毕竟我们当天就回来了,时间怎么也没过一天,您看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清纯白色婚纱美女桃花下灿烂写真

有人当时就不乐意了,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一脸表情都是非常支持的。

这一次不等张海说话,周铭就先表态了,他指着会议室墙上的挂钟“现在时间是上午十点一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个礼拜以前,你们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离开的,现在你们还要考虑多久?”

“对于周铭先生您和飞船公司的决定,我们没有意见,这是现在对于我们双方最好的结果。”李伟先表态道。

已经有人开了口,其他人别无选择,也只能跟着接受了张海的条件。

其实这些人他们不是没人怀疑那天是不是这个时间走的,可这个时候是质疑这点细节的时候吗?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并没有结束,随后张海还表示,鉴于最近市场上对于电脑元件的担忧,飞船公司决定成立电脑协会,并公布一些关于电脑元件的测定标准,还希望各渠道商能支持。

这就是飞船公司承担回收问题电脑的条件了,这些渠道商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这一次又是李伟毫不犹豫的站出来表示无条件支持,这下直接把其他渠道商给顶到了墙上,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无条件接受。

但实际上这些渠道商们是希望能借这个问题讨价还价一波,给自己争取点高价的,然而李伟却是记恨之前这些家伙的嘴脸你们不让我好过那大家就都别好过了,你们这些家伙就为了那么一点价格出卖我,风水轮流转,现在这个事情你们也别想好了!

当然李伟这种单方面报复倒是给了周铭和张海一些意外之喜,原本他们已经准备好在这个问题上再和这些家伙讨价还价的,结果李伟这么一捣乱,让剩下的渠道商也没了讨价还价的空间。

事情很简单定下来了,随后张海代表飞船公司跟这些渠道商们开始拟定回收合同。

“你们是有前科的,我们没办法对你们完信任,所以我们的合同也跟之前那批不一样,我们这一次是先回收一批,在电脑协会成立以后再回收下一批。”张海说。

对于张海的话,这些渠道商们都心知肚明,张海还是在防着他们,可这也是正常的,要换成他们,肯定也是一样的。因此到了这时候这些渠道商反而也看开了,在他们想来,反正这个坑都已经跳下来了,那还在乎坑里有泥水吗?于是这些渠道商们这一次也不用李伟带节奏了,他们都很主动答应了。

顺利的确定了合同,张海很快让办公室把合同打印出来,在公司的法务人员的后续补充,并给这些渠道商逐条解释以后,李伟这些渠道商最终在下午都在各自的合同上签了字。

合同签约完毕,周铭和张海高兴的说“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祝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很感谢周铭先生张海董事长,也感谢飞船公司,终于帮我们解决了最近最困扰我们的难题。”渠道商们也都不约而同的向周铭他们表示感谢。

他们这么做倒也不是客气啥的,对于这批问题电脑,他们也真是心力交瘁了,否则他们不会一听姜老板说飞船公司这边有办法解决,就都纷纷过来了;也不会在得知未来集团那边没办法回收,又联系不上周铭和张海以后,在飞船公司门口一等就是一个礼拜。

毕竟他们的客户那边天天在催着,他们也总不好一直这么吊着,现在合同定下来,尽管是分批次的回收,尽管价格远远没达到自己的预期,但也已经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他们也算无事一身轻了。

如果说这个签约是签的城下之盟,那对于这些渠道商们来说,也是满意能接受的。

只是唯一让他们不爽的就是,在签约以后,周铭却喊住了李伟,约他晚上一起吃个饭。

这就让他们很难受了,他们都不健忘,今天他们这签约那么吃亏,有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李伟这家伙带的节奏,要不是他那么直接答应,他们至少还能讨价还价的周旋一番。或许最终的结果一样,但总算是有个盼头啊,可他一口答应,直接把路堵死了。

当然,他们不是不可以撕破脸的不管李伟继续讨价还价,可李伟已经出了这个头,埋下了种子,谁又知道谁能坚定下去呢?原本他们就处劣势,很容易再出几个李伟,那样一来,谁先讨价还价,只怕就要倒霉了,因此当李伟开口那一刻,大家就只剩下答应一条路了。

说李伟给周铭和张海立下大功也毫不为过!

那么这时候周铭主动约他吃饭,这意图就不要太明显,就是背地里给他好处了咯。

不过这也难怪,不管李伟的动机是什么,他的做法是着实帮了周铭的大忙,周铭要不给他一点好处,那才让人寒心了,要换成是他们,也一样会这么做。

事实周铭也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只是相比他们只能看到利益的浅薄眼光,周铭更注重的是分化。

虽然这些渠道商在周铭眼里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假,但这更多的是因为他们都各怀鬼胎各有算计,要是柳立志那边在背后动点什么手脚,让这些家伙有了一致对外的心,那就麻烦了。

正是这个原因,周铭才公开在他们面前约李伟吃饭,给出一点回扣好处什么的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这些人心里都埋下钉子,让他们都明白跟着自己走是有肉吃的,那他们日后就算有了一致利益,也会掂量掂量了。

说到底,就是周铭不相信柳立志这个人会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什么也不做。

……

事实的确如此,正如周铭所担心的那样,尽管柳立志有过一段时间的消沉,但那都已经过去了,自从他跟未来集团的股东们谈过话,又加上渠道商们带去了周铭回收问题电脑,以及背后运作电脑协会的事情,让柳立志又反而来了精神绝不能让那个周铭那么轻松惬意!

于是表面看起来,在周铭住在电子研究所,正在为芯片标准的制定忙碌,还有这些渠道商们苦苦等在飞船公司里的时候,柳立志那边也在暗中运作着什么。

杨方元敲开了柳立志的办公室,这一次他的手上没有带着任何文件,他认真谨慎的告诉柳立志“董事长,您交办的事情已经做好了,今天晚上在四方胡同38号,那里是一个私人宅邸,也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完靠得住,绝对不会走漏任何消息。其他人我也会另外安排车子接他们过来。”

柳立志微笑点头“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