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来凤身体晃了晃,嗓子眼一股腥甜,她想压下去,但没能压住,一口血喷了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柴玉香哭成了泪人,八斤也是,他们还以为妈妈要死了。

“妈……你别吓我……你没事吧?”

柴玉香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看着面白如纸的妈妈,她头一回没了主见,只知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