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城城外的一座荒山之上。

这山不高,仅有三十余丈的样子,其上怪石嶙峋,少见青草树木。

在半山之上一块凸起的石头边缘处,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坐在那里,他们挨着彼此,却正是季辽和龙姬。

夜空明朗,万里无云,漫天闪耀的星辰簇拥着一轮皎洁的圆月。

“如是真如你所说我就原谅你了。”这时龙姬那清冷的声音在这半山上响起。

这声音很轻,仿佛一缕绵柔的气在周围回荡。

“句句属实!”季辽呵呵一笑。

“倒是苦了季绣娘了。”龙姬长叹一声。

就在刚才季辽已把季绣娘的全部都给龙姬讲诉了一遍,身为女子,又是同样守候了季辽多年,龙姬能体会这其中的苦楚,更何况季绣娘还是个凡人也无子嗣,能耐得住寂寞常伴季辽的娘亲左右百年,试问这番作为饶是性子一向清冷孤傲的龙姬,也不禁暗自对季绣娘佩服起来。

现在再次看来,季辽娶了季绣娘是理所应当,如果季辽为了自己没娶季绣娘,那么自己反而会瞧不起季辽来。

“你能理解就好。”季辽笑道。

“说说吧,除了我和季绣娘你还有多少个红颜知己!”这时龙姬再次轻声说道。

气质美女头戴花环蕾丝白纱裙轻摇裙摆露齿甜笑图片

“呃….”季辽一愣。

“记得那日在紫气宗拍卖会时我对你说的话么?”龙姬说道。

“这….”季辽努力回想了一下,只记得自己还欠着龙姬十几枚上品灵石没还,至于其中到底说些什么却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曾说过,你长的难看,没有背景又没钱,可是却女人缘出奇的好,我不信你这一路走来就在没遇到第二个女子。”

“呵呵呵,是哈…。”季辽打了个哈哈,想了想才又说道,“两个半吧….。”

“两个就是两个,三个就是三个,两个半是什么意思。”龙姬闻言眉头一皱。

“还有一人是个妖族,我曾答应她带她来人族生活,不过她爹可不好惹啊,足足折磨了我二十多年。”

龙姬听了这话,眸子里不禁闪过一抹心疼,接受了季绣娘,龙姬的心也放下了什么,不去理会季辽身边的莺莺燕燕,而是关心的问了一声。

“百年金丹…其中定是吃了不少苦吧。”

“我就这命啊,不过好在吃的苦都不算白吃,还是有回报的。”

“以后莫要冒险了。”

龙姬说了一句,脑袋一歪,枕在了季辽的肩膀上。

这一刻龙姬的心满是满足,等了许久许久了,她曾为季辽的死而心死,

如今却为季辽的突然出现再次活了过来。

“以后莫要离开了我们母女了,子禾她….”

“我知道…。”

不等龙姬话说完,季辽便说了一声。

随后他们谁都没在多说一句,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月光照射着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两个时辰后,季辽与龙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客栈里。

此时已是深夜,堂内仅剩了一个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伙计,就在看不到半个人影。

季辽与龙姬对视一眼,彼此一笑,悄无声息的穿过前堂到了后院。

“你先回房,我先去看看绣娘。”季辽对着龙姬说道。

“嗯!”龙姬答应了一声,便向着龙子禾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

季辽到了后院,正好看到在院内正中盘膝打坐的张云瑶。

季辽不禁暗自点头,这张云瑶倒是勤勉,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给张云瑶那一本低阶纳气典籍修炼,如不勤奋她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张云瑶听了动静,眼睛睁了开来,随后对着季辽行了一礼,“师傅!”

“嗯!”季辽笑着嗯了一声,“夫人可睡下了?”

“睡了,才睡不久。”

“呵呵呵,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照顾你师娘。”

“是!”张云瑶应了一声。

“好了,你继续修炼吧,待日后你与我回了极南,我给你寻一个灵气上佳的洞府,在给你挑选一部适合你的纳气典籍回来。”

张云瑶闻言大喜,“多谢师傅。”

“嗯!”季辽应了一声,便反身走出了院子,向着龙姬母女所在的院子里走去。

刚刚到了院子里,季辽便听那屋子里传来两个女子嘻嘻哈哈的声音。

“娘啊,你当年是怎么看上我爹的,我爹这模样相比于您那可差太多了。”

“啧,你这孩子背地里这么说你爹,小心别让你爹听到了。”

“本来就是嘛,从我爹这面相来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忠厚老实的人,你该不会是看上了他这一点了吧。”

“哈哈哈,你说你爹忠厚老实?”

“对啊,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告诉你,别看你爹一副老实样,背地里可坏着呢,那是说瞎话、往别人身上泼脏水连眼皮都不眨的主。”

“是吗!这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快和我讲讲爹到底怎么说瞎话了!”

“好,那我就和你讲讲,你爹啊他….”

“在我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呢。”就在龙姬刚想把季辽老底儿

都给龙子禾讲一遍的时候,季辽为了保持父亲的伟岸形象,一把推开了屋门走了进去。

“诶呀,爹你怎么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来呀。”龙子禾刚刚提起兴趣,突然被打断了,顿时埋怨了季辽一句。

“依我对你爹的了解,他指不定在外面偷听了多久呢。”龙姬似看穿了一切,笑着说道。

“我在你眼中就是个偷鸡摸狗,背地里偷听别人说话的人啊?”季辽说了一句,便负手到了桌旁,一屁股坐在了这对母女的对面。

“你还真了解你自己呢。”龙姬不以为意的附和了一句。

龙子禾见季辽坐下,小眼睛急溜溜一转,在季辽身上上下打量了几眼,眼睛里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意,“爹,您是金丹期修士,您看我和我娘都没筑基呢,有啥好宝贝给我们些吧!”

季辽早就感应到龙子禾的修为不过才纳气十二层的样子,看来继承龙姬那么逆天的资质。

“巧了,我数日前刚刚击杀了两个金丹期的修士,在他们的手里倒是抢来不少好东西。”季辽呵呵一笑,随手一拍取出了两个储物袋。

季辽说的轻松,但龙姬和龙子禾听来却是如同雷霆轰鸣。

击杀金丹期修士,那是什么概念。

她们两个只不过是区区纳气期的修士而已,金丹期修士只能是他们仰望的晨星,可见却不可触及,而现在他们听到了什么,击杀了两个金丹期修士!

要知道,他们紫气宗也不过才四个金丹期老祖坐镇而已。

“爹你刚才说你杀了两个金丹期修士?”龙子禾回过神来,满是骇然的问道。

龙姬也是一脸惊异的看向季辽。

“嗯!就在前不久。”季辽轻嗯了一声,如此回道。

“哇,爹你太厉害了。”龙子禾闻言顿时大喜惊叫了一声,一下子便扑在桌子上把那两个储物袋给抱的死死的,就好像生怕他们会跑了一样。

龙姬见龙子禾这般样子呵呵一笑,并没伸手去拿,而是略带几分嗔怪的语气说道,“子禾莫要太贪心了,给你爹留下一个,待日后他赏赐门人弟子来用。”

“嗯!不嘛,这可是金丹期修士的储物袋,里面肯定有好宝贝,白白给了别人岂不是浪费。”龙子禾闻言小嘴一撅着说道。

“听话,这两个储物袋你随便选一个。”龙姬语气一沉虎着脸说道。

龙姬的话显然还是有作用的,龙子禾最后还是悻悻起身,两眼冒光的在这两个储物袋的上面扫来扫去,最后还是一把拿了一个储物袋收了起来,噘嘴说道,“喏,我就要这个了,这个留给你吧。”

“无妨,你都拿去便是。”季辽也是笑着看着龙子禾说道。

“你别太宠着她了,我见你已有了弟子,想来日后还会更多,有些什么宝物先留着也好赏赐给门人弟子,若是都给了子禾,难免会落得厚此薄彼的名声,让你那些徒弟心生不甘。”龙姬劝着说道。

“这…”季辽略一迟疑,觉得龙姬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淡淡点头,把余下的一个储物袋收了起来。

这两个储物袋季辽都探查过了,其中有不少的灵石和一些品相不错的灵材,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少法宝、丹药,其中当属刀无情的那个储物袋宝物最多,单单是玄阶法器就有数件,包括了与季辽对阵之时的惊雷索和那个拖住大罗山的诡异珠子,还有那把威力不俗的乌金长刀。

而那个白棱镜的储物袋里法宝就少了不少,不过其中多有关于傀儡之术的典籍,和一些比较珍贵的炼器材料。

至于丹药,大多都是一些金丹期时使用的疗伤和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精进修为的倒是没有多少。

却听苍啷一声,一抹幽光在这个屋子里升起,却正是龙子禾取出了刀无情那把乌金长刀。

“哎呀,这件法宝好厉害啊,我还没触碰到它就已感受到他的锋利了。”龙子禾见身前悬浮的乌金长刀,惊叫了一声。

“此乃玄阶中品法宝,你如今还不能使用,还是先在体内祭炼一段时间,待这件法宝完全认主在做使用,以免一个不查会伤了自己。”季辽笑看着龙子禾说道。

“嗯!我知道了。”龙子禾点了点头,小嘴一张一道灵光飘忽而出,在空中一卷,直接把乌金长刀吸进了嘴里。

龙姬也是目光闪烁,那件法器的威压她也感觉到了,只有纳气期的她被与这威压一触,便马上就感应到那把乌金长刀暴戾的杀气。

“此般厉害的法宝给了子禾,怕是她驾驭不了啊。”龙姬有些担心的说道。

“哈哈哈,无妨,我季辽的女儿岂有驾驭不了的法宝!”季辽哈哈一笑。

“就是,就是,还是爹最了解我。”龙子禾在一旁连连应声。

“哎,你这孩子,娘是为了你好。”龙姬摇头苦笑。

“我不管,这储物袋里的宝物现在都是我的了。”

说罢,龙子禾便将那储物袋里的东西一一取出,每一件宝物都会引起龙子禾的一阵阵惊呼,待把那储物袋里的东西都拿走,龙子禾这才满意的收手,随即又是一下搂住了季辽的脖子。

“爹,我最爱你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世符仙》,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