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慎之用两三年的时间向袁一冰证明了当时她的决定并没有错,她的本钱他早很快就帮她挣回来了,只不过要和殷正横交手的话,还是差了一截。

毕竟殷正横手段了得,现在的殷氏集团在国内外都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而且还在日益壮大中。

在沈慎之出国之后,十多年了,基本上没回过国,所以沈慎之这几年一直都在国外展。

沈慎之的实力虽然还不如殷正横,可是袁一冰对他很有信心,所以也开始跟沈慎之谋划复仇计划了。

报仇最重要的一点是知己知彼,要充分了解对方,找准机会才能下手,才能百战百胜,万万不能贸贸然冲动动手。

所以,在沈慎之21岁,周赢生日之前,袁一冰打了个电话,让沈慎之从德国坐飞机回来了花城。

这个时候,周家已经分家了,周赢和袁一冰从周家本家搬了出来。

而沈慎之从德国回来的时候,袁一冰亲自去机场接沈慎之回来。

经过三年的沉淀,沈慎之越成熟沉稳了,袁一冰对他越来越满意。

母子两没有打招呼,没有问候的,就上了车。

刚上车,袁一冰就说:“你先在这边呆两三天,等周赢过了生日后,过几天我就跟你一起去曼城,了解殷氏集团的情况。”

“ 嗯。”

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

车子行驶进了一个郊区的别墅区,因为这边都是有钱人,喜欢清静,所以别墅之间相隔很远。

不过,沈慎之在见到车子进来了别墅区,脸色微沉:“你要我和他们一起住?”

“ 你想住酒店?”

“不可以?”

“ 也不是不可以,你现在虽然小有成就,可你也别忘了,在国内你基本上没有任何人脉。”

袁一冰这句话,他没有反驳。

袁一冰知道他听了进去,又说:“你自己在商场上也闯荡了这么久了,你应该知道人脉的重要性,没有人脉你寸步难行。而周赢5o岁生日的时候,国内外不少权贵都会过来,这个机会你可不能错过,知道吗?”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急着把她叫回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他长时间在国外,国外他虽然累积了一点人脉,可在国内他相当于一片空白,而国内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又是经济崛起的时候,先别说报仇不报仇,以后他肯定也要回来国内争一杯羹的。

“知道了。”

车子到了袁一冰和周赢的家,车子刚停下来,他就看到偌大的花园里站了不少人,男女老少一应俱,非常热闹。

而在他的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这边上,而那些人的目光中的试探,防备沈慎之看得一清二楚。

他还没下车,回头看了眼袁一冰。

“ 都是来看你的。”

说看,是客气了。

要知道周赢虽然结过两次婚,他前妻也给他生过一个小孩,可那小孩在周赢和他前妻离婚后跟了他前妻,而他前妻改嫁后,就绕无音讯了,周家的人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而周赢和袁一冰结婚后,到了现在一直都没有小孩。

沈慎之是周赢妻子带来的孩子,怎么说也算是周赢半个儿子,周赢又是现在周家的当家人,大家怕就怕周赢一时鬼迷心窍,把属于周家的公司给了一个外姓人。

毕竟当初袁一冰要把沈慎之送去国外培养的时候,大家伙可都是极力反对的,可周赢还是不顾他们的阻挠,让沈慎之去了。

大家心里想,谁知道周赢是不是把沈慎之当亲儿子,所以才会如此尽心尽力的支持袁一冰培养沈慎之的呢?

尤其是,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外姓人是个有能力又手腕的,厉害的主儿,如果周赢真的要把沈慎之培养成周家下一任家主,一沈慎之的能力,家族里没人跟他争,到时候周家怕是要变天了啊。

所以,大家今天听说了这个已经离开了周家十多年的拖油瓶回来了,纷纷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过来打探敌情了。

虽然袁一冰说得客气,可沈慎之也不是傻白甜,看那一堆人,动动脑子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沈慎之从小就长得好看,许多见过他的人都很想知道十多年后的他会是什么样儿的。

而在沈慎之下车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

小时候长得无比出色的他,长大后就更加出色了,俊美无双的脸庞,深沉莫测的眼神,举手投足间那上位者的慑人气势愣是把众人看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在看到现在的沈慎之,非常懂得看人的周赢的父母就知道眼前这个人非池中物,日后他怕是会成为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到时候周家在他的眼里,怕是也算不得什么了。

就算沈慎之对周家而言是外姓人,可大家也知道,相对于他们这些旁系的,他对周赢来说关系怕是会更加亲近。

大家虽然不愿意,可沈慎之现在的地位都摆在那里,当天就有不少人过来跟沈慎之示好,沈慎之统统都视而不见。

他们晚上有人来敲他房间的门,他也权当没听到。

大家也就知道他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主儿,也识趣的不会再来打扰他。

他回来花城的第二天,就是周赢5o岁寿宴。

在周赢寿宴之前,沈慎之一直都没有怎么下楼,呆在房间里,直到周赢的寿宴开始之后,袁一冰叫他他才下楼。

“ 如今的周家虽然是大户人家,在花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也并不能称霸,而阻扰周家的还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家族占家,今天占家的人也会过来,到时候你尽力去和他们结交就好,如果有必要,你的婚事我也会帮你定下来,你没意见吧?”

“ 没有。”

对于自己的婚事,沈慎之从来没有想过。

因为他既没有精力去思考,也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些没意义的身上。

既然占家家境可以,如果合适,大家互惠互利倒也不是一件坏事,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袁一冰笑:“没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