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王瞪着斗大的死鱼眼,死死的看着公孙度,似乎要借一点余光拉着公孙度一道下去。

公孙度却看也不看,仰天长啸——

“高句丽王已死!”

战场顿时为之一寂,但转瞬就就是更大的声音传来,与方才的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高句丽王已死!”

轰~

高句丽骑兵们瞬间就炸锅了,乱了,大乱特乱……

“什么?”

“大王没了?怎么可能?”

“哪个王八蛋胡说八道呢?”

……

“大王没了?那我们怎么办?”

复古文艺范的极品美少女私房

“大王死了?那……”

不管是信的,还是不信的,都慌乱的寻找着,希望能寻到那个代表着高句丽王的大纛。

公孙度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吼完,眼眸一扫,杀机凛凛的看着大纛。

“斩~”

公孙度沉喝一声,径直扑了过去。

周遭的禁卫正处于高句丽王被杀的惊诧之中,他们可不同于其他人,毕竟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家大王被杀。是以,连公孙度的动作没有注意到。即便有个把人注意到了,但一己之勇等于螳臂挡车,连给公孙度一点迟滞都没有办到,只是让公孙度费了个挥手的功夫。

咔嚓~

公孙度随手拍死了拦路的那骑,一剑将胳膊粗细的大纛斩断,代表高句丽王的大纛就这么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公孙度浑不在意的纵马踏过,然后一折,趁着一众高句丽骑兵刚反应过来,直奔高句丽王而去。

不是要鞭尸,而是要取回展翅大鹏刀。

就这么会儿,公孙度已经感觉到出云剑的不趁手了,身处敌军包围之中,还是趁手的兵器更好,况且,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把兵刃,丢了又得花不少功夫去打造,麻烦!

然而,他的举动却激怒了周遭的这些禁卫:“拦住他,他想要对大王的遗骸不利!”

“杀了他,为大王报仇!”

怒了,真的怒了!

狂怒!

“杀~”

一个个高句丽禁卫如怒发冲冠,齐齐冲向公孙度。

公孙度面色一整,还别说,此时手里没趁手的大家伙,还真有点儿慌。

“驾~”

公孙度忍不住抽了抽轻影的屁股。

要知道轻影可是马王,平素里公孙度只要做个小动作,或者招呼一声,就能明白,根本舍不得上手。就连平素里的生活,可都是专人伺候着啊!

不过,轻影还是会意的加快了速度,而且是拿出了看家的本事,就像他的名字那样,就像一道轻盈的影子飞射而出。

噗~

及至高句丽王的遗骸,公孙度一个蹬里藏身,轻展猿臂一捞就将展翅大鹏刀重新揽入怀中。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公孙度气势立时为之一变,肃杀、凌然,更有敢于天下人为敌的气魄。

“挡某者死!”

“杀~”

不过公孙度心知此时面对暴怒的高句丽禁卫,不能与之硬拼,毕竟他已经冲杀了许久,已经有些乏了,再猛的老虎也架不住群狼轮番群殴不是吗!

“杀~”

另一侧,黄叙亦是从旁策应,急声怒吼,带着一干亲兵狂冲猛打。

公孙度见此,呼吼得更加高昂,出手越发的凌厉,刀刀要人命,每一刀下去,必有人被斩,或一人,或三两人,无一落空!

“拦住他,为大王报仇!”

果然不愧是高句丽王的禁卫,忠诚不说,实力也超出其他高句丽骑兵一线,面对公孙度的凶厉,丝毫不惧,红着眼,悍不畏死的向他冲了过去。

“杀~”

公孙度虽然武艺高超,但是之前为了杀高句丽王连续大打出手,尤其是最后击杀高句丽王那一下,看似简单,但不仅要准,还要快,为了一击必杀,公孙度可谓是奋起余勇消耗大量的精力。

“嗯哼~”

公孙度只觉后背一疼,顿时心神一凛,明白是受伤了,闷哼一声,丝毫不敢声张,一咬牙,暴喝一声,反手一刀就那个砍伤他的禁卫给斩了。

“伤了我,还是下地狱忏悔去吧!”

公孙度嘴里不说,心底却是一阵诽腹。

随即,公孙度一夹马腹,轻影会意的加快了向外冲的速度。公孙度出手越发的简单,凌厉,但已经不求杀敌,只求更快的突出重围。然而,即便是这样,更有黄叙等一众亲兵接应,仍是在突出重围的过程中添了新的伤势。

一道在右臂,一道在左边的腿上,小腿。

手上的稍轻,被护臂挡了;腿上的伤稍重,比背上的重,好歹背上也有盔甲挡了,只是擦了一下,腿上这一刀,是为了给轻影挡刀,却因为腿上没有护甲,才重了很多。

轻影似是知道敌人这是要对他下手,却被自家主人给挡了,又心知此时不是踢死对方的时候,只能拼了命的往外跑,如此,公孙度方才顺利与黄叙汇合,再一道杀了出来,与汉军汇合。

接着公孙度也不再逞能,一面让人包扎腿上的伤口,一面在亲兵的重围之下,指挥大军趁势攻杀。

高句丽王的死,大纛被斩落,到底是让高句丽大军慌了,乱了起来。再有公孙度的坐镇指挥,汉军逐渐占据了战场上的主导,开始压着高句丽打。

哪怕图录的一些末客之类的,还在顽抗,但阻挡不了战场的大局。

垂死挣扎了半个时辰,高句丽骑兵死伤了大败,在人数上已经处于了劣势,再难反抗,纷纷狼狈而逃。

公孙度领一众亲兵,以及两千人马留下清理战场,柳毅领着剩下的一万多人四散追了出去。直追到人家的祖地——图录,方才回返。

至此,一场堪称酣畅淋漓的大胜,足以决定高句丽和辽东命运的一战,就这样落下的帷幕,虽然不圆满,但是总体对公孙度来说,还是完美的。

“主公!”

天色擦黑,柳毅归来,向公孙度复命。

“嗯!”公孙度点点头,道,“好好休息,明日按计划行事。”

“是,主公!”

柳毅高声应是,但接着却迟疑着没有离开。

“怎么了?还有事儿?”公孙度笑了笑,问道。

柳毅踟躇了一下,道:“主公,你的伤?不要紧吧?”

“哈哈!你也是久经战场之人了,难道就没受过伤?”公孙度大笑起来,“怎么着,到了某这里,就不成了?还是说某比不上你们?”

“不、不不!”柳毅哪敢应这话,慌忙道,“主公,属下……”

“好了!”公孙度也明白这话有些过头了,只是眼下心情正好一下子就冒出来了,摆摆手,让柳毅被多想,道,“行了,你去吧,没事儿!放心吧!”

“是,主公!”

柳毅一囧,忙退了下去。

次日,公孙度领亲兵回返丸都,亲自坐镇。。

柳毅领着其他人,分兵数路,往高句丽范围内四散分开,同时也没忘了分出一路看住图录。公孙度和柳毅都没忘了这个陡然出现的这个高句丽祖地。

事情似乎挺顺,然而,这时,从高句丽和扶余边界一骑飞奔南下,恐怕事情将要出现新的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