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晚上,林天成要和何家的供奉陆宝国,在省体育馆打生死擂。

这个消息,犹如瘟疫一般,在凤城乃至整个江岸省的上流圈子里面蔓延。

大家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心惊,但并没有很意外。

林天成高调在香格里拉设宴找靠山,显然是得罪了什么人物,如今看来,林天成得罪的人是何家。

虽然现在有老罗家给林天成站台,但何家也是凤城四小家族之一,何志雄的老婆东方艳,更是东方家族的女人。

林天成和罗家现在荣辱与共,林天成和陆宝国一战,赢了,罗家自然扬眉吐气,败了,罗家都要颜面扫地。

很多人都觉得,林天成还是太冲动了。

本来,有罗家给林天成出面,只要林天成愿意点头,何志雄肯定会给面子,和林天成握手言和。

林天成,竟然要不死不休?

他只是一个省中医院的实习生,年纪轻轻,又没有练过武,就算力气大,又能大到哪里去?

陆宝国师傅可是江岸省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在省武术界都有很高的地位和威望。

蓝色裙子软妹子黑直发女神范写真图片

,us

曾经有人亲眼看见,陆宝国一拳头打死一头健壮的公牛。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人都不看好林天成,毕竟,林天成敢上擂台,肯定是有所依仗才对。

只是,和何家走的近的人,是断然不看好林天成的。

且不说林天成面对陆宝国,就没有几分胜算。更可怕的是,东方长虹和杨业已经和何志雄结成同盟。

东方长虹和杨业是什么人物?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要说杨业了,就算东方长虹是何志雄的大舅子,都不会轻易冒险。

在上流圈子里面,现在的林天成,名气丝毫不会比何志雄差了半分。

和罗家何家有利益关系的人就不要说了,肯定是要去现场站队的。还有不少其他大佬,也会去现场做个见证。

林天成在凤城异军突起,罗家又那么高调给林天成撑腰,这让很多人看林天成不爽。

不少人心里,都在期待着看林天成的笑话。

如此重大的消息,刘初然也听到了风声。

“爸,晚上林天成要和何家的供奉打擂台?”刘初然问刘子清。

刘子清点了点头。

“他怎么那么狂?”

刘子清摇了摇头,“坦白说,我倒是有点欣赏他了。他爸妈出了车祸,背后主谋就是何志雄。”

“啊?”刘初然吃了一惊。

停顿了下,她又道,“可是,林天成不是抱上了罗家的大腿吗?他应该找罗家出面才对。为什么要去打擂?他打的过陆师傅?”

刘子清脸上露出几分不可觉察的失落,道:“然然,我们小看他了。你以为罗大发是什么人物?会随随便便倾尽数十年底蕴和人脉,给林天成出头?我倒是觉得,林天成面对陆宝国,起码有三分胜算才对。”

沉吟了下,刘子清摇了摇头,“只是,可惜了!林天成锋芒毕露,得罪的人又太多。东方长虹和杨业也会站在何志雄同一阵线上。”

刘初然闻言,眼神有些复杂。有高兴和快意,又带了几分不忍和紧张。

她高兴,是因为林天成从来不把她放在眼中,以林天成昨日之威,就算是她也要稍稍低头。她也希望看见林天成吃一个亏。

她紧张,是因为她欠着林天成的人情,不愿意看林天成真的出事。

刘初然道:“爸,如果林天成败了,你能不能帮他说几句话?保他周?”

“太晚了!何志雄,东方长虹,杨业背后,还站着一个苏坤楠。”

说着,刘子清叹息一声,“他虽惊才绝艳,却不知过刚易折。他只知勇往直前,却不知以退为进。”

何锦威不顾医生劝阻,坚持要出院。

他要亲眼看着林天成被打死打残!

何志雄本来是不同意的,但东方艳架不住何锦威苦苦哀求,只能答应下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想到今天林天成的悲惨下场,何锦威只觉得心中大快,一改连日来的萎靡之态,腿都不感觉疼了。

何志雄要做很多准备工作,何锦威是不能跟何志雄一起去体育馆的,就在院子里面等人来接。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林天成的惨状,只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特别慢。

为了转移注意力,何锦威开始玩起了轮椅。

他毕竟聪明,不到半个小时,就完熟悉了轮椅性能,并且可以熟练运用。

他坐在轮椅上面,时而用力转动轮子,等轮椅加速起来后,双手一松,让轮椅自由滑行,好不惬意。

“阿威,玩的这么开心?”

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何锦威转过头,便看见苏俊逸带着刘初然和丁牧野等俊男靓女,前来接他。

何锦威熟练地转动轮椅,以极快的速度冲刺到苏俊逸等人面前,他一只手抓住轮椅稳住自己的重心,一只手麻溜地拉了下手刹,轮椅居然来了一个小漂移,然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你小子可以啊。”苏俊逸笑吟吟地看着何锦威。

每个人都知道,林天成今天必死无疑,大家的心情都格外的好,每个人都面带笑容。

唯有刘初然,有点闷闷不乐。

何锦威谦虚地道:“没有什么,很简单的。”

丁牧野道:“一开始,我和俊逸还担心你去不了呢,没想到你小子恢复的这么好。”

何锦威顿时咬牙切齿,道:“我今天就是爬,都要爬着去!”

苏俊逸拍了拍何锦威的肩膀,笑道:“好了,消消气,过了今天,凤城再没有林天成。”

身为四大家族苏家的大少,苏俊逸非常清楚,今天林天成只有死路一条。

他知道,这次罗家同样会给林天成出头,只是,那又如何?

何家供奉陆宝国名震江岸省!

东方长虹也请来了一个高人!

最可怕的,还是杨家的那位。

那人并不是杨家供奉,只是欠了杨家一个人情,杨业为了除了林天成,竟然肯用掉这个人情。

那位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啊!

我有一壶酒,可斩天下人!

有人亲眼所见,那人可以吐气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