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炼制符纸并不难,要不然区区一个季家,又怎能自产自销呢。

“季家低阶符箓是五种属性融合的符纸,天地五行可以在其上随意施展,这倒是季家的独特之处。”季辽目光闪动,自言自语了一句。

沉思了片刻,单手一招,摆在角落的一段绿竹便飞了过来,落在他的身前。

再次对着身边的灵材一招手,五种灵材飘飞而来,落于地面整齐的排在一起。

符纸本来就不是那种真正的法器,就算炼制成功不过也是符箓的一种材料而已,所以炼制符纸在炼器师眼里并不难,无非就是消耗些心神,多费些手脚罢了,是一个熟能生巧的活。

摆在他身前的是五种不同的灵材,共两枚晶石、一株灵草、一根手臂长短的树根和一小撮闪着莹莹光亮的粉末,分别是,赤炎石、金晶石、波纹草、百年黄柳根和星月稀土。

这些东西都是在百事阁广场收集的,虽然已有一年的时间,但因其是灵物,并一直放在储物袋里,所以并没损失什么灵性。

见所有准备都已就绪,季辽深吸了一口气,运转起五行衍火决。

五色灵气瞬间在他灵海中腾起,沿着他的经脉游走开来,眉心处火焰麒麟跳了出来,眨巴着小眼睛好奇的四下打量。

这五行衍火决是一种高深的功法,其中最为主要的就是能衍化出可熔炼万物的麒麟真火。

熔炼对炼器师来说太重要了,几乎所有炼器师炼器时的第一步都是把灵材熔炼,随后再炼制法宝。

而熔炼灵材的时候,火种至关重要,若是体内孕养的真火不行,在熔炼时不但会丢失灵材的灵性,甚至会彻底毁掉灵材,当然最尴尬的是根本熔炼不了灵材。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炼器师与丹师不同,丹师所用的火种都是外力之火,比如地火与一些天地异火,炼丹时把火添入丹炉之中,火势大了就从中取火,小了便在外添火。

而炼器师则是在体内孕养本命真火,这本命真火有强有弱,一人一个样,不过孕养本命真火是很困难的,在最初时本命真火大多很弱,能熔炼的东西也有限,不过经过常年累月的孕养,这本命真火也会随之强大,能熔炼的灵材等阶也会慢慢变高,炼制的法器嘛,自然就越来越强了。

总体来说各行都有各行的门道,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的清的。

季辽心念一动,手掌微抬,五指张开置于身前。

眉心的火焰麒麟小嘴巴一张,一团五色火焰便喷了出来,稳稳的落在季辽掌心。

季辽目光闪动,映射着手掌上幽幽燃烧的火苗,这火种是他体内的真火,自然伤不到他自己。

他细细观察,五色灵火豆粒大小,幽幽燃烧,飘飘忽忽的仿佛下一刻就要熄灭,而就这么小小的一点灵火,季辽却能在这火苗中感受到一股力量,那种力量难以名状,他只感觉这火好像应天地而生,其中蕴含着一种不可揣摩的大道。

深吸了一口气,调动体内灵力,双颊一鼓,对着火苗吹出一口灵光。

灵光化作一道彩霞,在空中一个盘旋落在火苗之中,下一刻火苗微微一颤,渐渐升高、胀大,随后蔓延至整个手掌。

心念一动,一截绿竹无声的飞了起

来,在空中打着旋的立在他的掌心。

五色火焰随之腾起,立刻将绿竹包裹。

季辽将神识散开,分成无数道沉入手掌中,控制五色灵火向着绿竹内一贯而入。

在他的脑海里同时呈现出绿竹内的一切。

只见在绿竹内部是一丝丝比头发丝还细无数倍的纤维。

季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灵火,化作无数道火焰丝线将纤维包裹其中。

火焰由底部开始,一点点蔓延而上。

季辽呼吸平稳,此时此刻他将心神全部沉入进去,外界的一切事物都在他眼前消失,如今他眼里的就只有那万千的纤维。

待将绿竹内的纤维全部包裹住之后,季辽心念再次一动,手中温度陡然升高,将火焰外一切事物全部焚毁。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整段的绿竹在这五色灵火的燃烧下,没有全部被烧成灰烬,而是逐渐变作一丝丝纤维在季辽掌心中竖立。

这纤维成淡黄色,筷子长短,根根晶莹剔透,如华贵的丝绸。

季辽见到第一次尝试就有这般成就,脸上一喜,心神刹那荡漾了一下。

包裹着纤维的火焰丝线同时也颤抖了一下,而就这一下,他手中的纤维立刻湮灭消失不见。

“哎…”季辽收回手掌,叹息了一声。

就在他心神荡漾的刹那,火焰丝线便失去了控制脱离了纤维,而纤维在没有那些火焰丝线的保护,立刻被季辽手掌中的高温所焚毁。

“可惜了。”季辽说了一句,不过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并不失望。

虽然纤维到最后烧没了,但这可是他第一次尝试,第一次尝试就能将纤维成功的剥离出来,这已经很逆天了。

这并不仅仅是有火种就可以的,更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思细腻程度,以及对神念的控制。

若是换成别的炼器师看到刚才季辽的表现,肯定会惊为天人不敢置信,就算是在炼器上在有天赋,也根本不可能一次就能准确的把纤维在竹子中炼制出来。

如果有旁人的话,就算是季辽一下子直接把整段竹子都给烧没了,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因为这种事太正常了。

其实季辽也并不是什么天才,相反的他能看清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天资聪颖之人,知道自己远比不上那些天骄,可就这一点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在这世间上的人,能清楚的认识自己又有几个呢?

他能一次成功,是他在动手之前,无数次的阅读典籍记载,无数次的在脑中推敲,短短的几页纸张而已,最初阶的符纸罢了,他宁愿花上一天一夜,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参悟,这才能一次成功。

可就是这最简单的初阶符纸,季辽一出手就能震撼所有人。

“这麒麟真火果然玄妙,可刚可柔,真是不可多得的火种了。”季辽呢喃了一句。

想了许久再次动手,掌中火焰升腾而起,一截绿竹再次落入掌心。

刚才的一幕又上演了,却见万千的绿竹纤维再次出现,而这次季辽有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收拢掌中火焰。

着掌中火焰渐渐消退,他手中只剩下那被火焰丝线包裹的纤维。

神念再次一动,控制包裹着纤维的灵火在其上剥离。

晶莹的纤维漏了出来,火焰慢慢消退化作点点灵光消散,可就在火焰就要完全退却的时候,正在消散的灵火,一点点火星飘乎乎的落在了纤维上。

紧接着纤维火光一闪,全部化为飞灰。

季辽脸色微微一变,“我还是把这个事看简单了….。”

七天后,季辽依旧盘膝而坐,小屋之内没什么变化,只是角落堆砌一起的绿竹已经所剩无几。

他掌中火焰腾起,一截绿竹飞落其上,火焰立即将绿竹包裹,没过多久万千纤维便显现而出,火焰消退纤维完好无损的立在季辽掌心。

这七天之中,季辽无数次的失败,可他并没灰心,又无数次的用各种方法尝试,最后难点一一被他破解,如今第一步熔炼绿竹纤维对他来说已不是难题了。

现在的他正尝试炼制符纸的下一个步骤,将这细碎的纤维编织在一起,同时在编织的时候,还要不停的向纤维中灌入灵力,这就需要更加小心,在这万千纤维之中,如果有一根灵力灌入失败,或者本应该灌入土属性却灌入了水属性,那么都将彻底毁掉这张符纸。

季辽深吸一口气,提了提心神,眼中目光炯炯,神念向着手中纤维一涌而去。

纤维立刻摇曳起来,唰的一下腾空而起,在空中溃散,如密密麻麻的发丝般在空中飞舞。

季辽眼瞳急速晃动,紧紧锁定着在他面前飞舞的纤维。

神念一动,在这万千纤维之中赫然有两根纠缠在了一起,扭转了一下,打了一个节。

虽是打了一个节,但这纤维比发丝还细许多倍,所以打的这个节肉眼根本看不清楚。

做完这一步,季辽神念散开,与此同时他身前的赤炎石豁的腾起一道细弱的灵光,向着那个微不可查的小节包裹而去。

火之灵力飘然而上,将小节包裹住之后,轻轻的融进了小节之中,而那个小节立刻散发出一点微弱的火之灵力。

下一刻,又有一道纤维缠绕而来,在其中一根纤维缠绕而上,轻轻的一扭,一个小节在次形成。

紧接着,他身前的星月稀土射出一点灵光,向着小节一裹而去,而这个小节便散发出一点土之灵力。

季辽手上不停,一根根纤维向着这里纠缠而来,随着纠缠在一起的纤维越来越多,季辽控制的数量开始也成千上百倍增长,而他身前的灵草,灵光不断飘出,速度越来越快,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彩色的珠帘。

渐渐的符纸的一角慢慢形成,虽是只有一角而已,其上却亮着密密麻麻的光点,细细看这光点数量及其恐怖足有上千个。

季辽选择的是制作季家五种属性融合的符纸,他想的很简单,既然都是低阶符纸,那他没必要舍近求远去做单一属性的符纸,虽然五属性融合的符纸制作起来比单一属性的符纸难了一些,但这用起来却是方便了不少,将来制作符箓会轻松很多。

符纸的一角,逐渐扩大,此时已经有了婴儿手掌的大小,而他身前的五种灵材光芒不断射出,如雨点一般向着符纸中飞速狂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