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冉冉本想要让邵怀明出丑,没想到现在却反而成了捧着对方的人。

就算是跟着老板来的这位贵客顾少,都毫不在意他的无礼。

池冉冉没有看到他们出丑,心中一口气,难受的要命。

她暗暗的捅了捅俞飞鹏,对他使眼色。

俞飞鹏站起来,先给顾廷川和上司敬酒,缓和一下气氛。

然后又自然地引出话题。

而他引起的话题,自然是饱含各种高端术语,刻意的让邵怀明这样的建筑工听不懂的。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许星辰抓着邵怀明的手,小声的跟他说话,怕他无聊。

“今天累吗?没有受伤吧?”

邵怀明看着小女人,关心又刻意的,想要让他不那么尴尬的样子,深邃幽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

他这个人,以前是高高在上,身边总是不乏人来恭维,但是,如小女人这般,细细的照顾他的情绪的,而且如日常的那种关心的人,却真的很少。

博叔算一个,但是博叔却不敢触他的真正情绪和内心,之前,许星辰的母亲许微算一个,他租住她的房子的时候,许母不时的给他送些吃的,天冷天热的嘱咐一下。

小护士mm粉嫩装扮唯美写真

再一个,便是许星辰了。

她似乎也很不习惯这场婚姻,却是在尽量适应和想要做好。

一如此刻,维护他身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自尊心。

邵怀明反握住她的手指,拇指细细的摩挲着她的手背,低声竟然有了几分柔意。

“关心我?”

许星辰直接的点头,“是啊。”

他是她许星辰的丈夫,不关心他关心谁?

邵怀明低沉应了声,“嗯,很好。”

“……”什么很好?

关心他吗?

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啊。

许星辰有些不太明白,邵怀明的心思。

他这个人,很少说话,即便是床上,都表情很少,心里想什么,她都不好猜,难道是因为不太熟悉?

小两口,暗暗的交流着,在旁人眼中,就像是眉目传情一般,有的人就按捺不住了。

“邵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许星辰看过去,俞飞鹏笑着,又重复一遍,“邵先生既然在工地工作,那对现在房地产发展,和最近国家出的政策调控,有什么看法吗?”

邵怀明没说话,许星辰却先一步开口,“俞组长,这方面,我最近因为正关注房子,正好了解了一些,近期……”

池冉冉打断了许星辰的话。

“星辰,老板和顾少,想要听的是老公的看法。都是男人,他们说话,就不要插嘴了。”

许星辰不甘示弱,“冉冉,这意思,好像女人没用一样。怎么,自己就瞧不起自己身为女人吗?什么时候,男人说话,女人还不许插嘴了?”

“我可没这个意思,我说的是,都问的是老公。不用这么维护他吧?他不懂就直接说不懂呗,毕竟我们都知道,他就是一个农民工,说不出来我们也不会笑话他,瞧急的,欲盖弥彰。”

许星辰冷笑,“他是我老公,我不维护他维护谁?农民工怎么了?歧视农民工?敢不敢把这话,发到网上去,让人评评理?”

“许星辰——强词夺理。说到底,还是老公什么都不懂。”

“懂?懂上学考试考三十分?”

“……”

这整个包厢,瞬间硝烟四起。

许星辰本也没有这么非要跟人争执,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她的素质也不允许她如此无礼。

但是,这真是忍不住的,池冉冉如此咄咄逼人,非要找邵怀明的麻烦,她身为妻子,怎么能不维护自己丈夫?

许星辰此话一出,让池冉冉,瞬间脸红尴尬。

她当年高中读书,考试一直吊车尾,旁人不知道,但是许星辰是最清楚的,这样的场合说出来,简直是让池冉冉恨不得杀人。

既然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许星辰也不想带待了。

她扯着邵怀明的手起身,面色不太好的:“抱歉,经理,副总,我跟我老公先走了。”

说完,他们迅速离开。

包厢内,气氛有片刻的沉默。

俞飞鹏尴尬地笑笑,打圆场。

“刚才许星辰是开玩笑的,我们都是同学,以前经常这样开玩笑的。冉冉可是M国常春藤大学毕业的呢,是吧冉冉?”

其他人笑笑,都附和,“是啊,”

老板没说话,他看了看顾少。

然而顾廷川在邵怀明走之后,已经是意兴阑珊了,捏着手机,一会按亮一会按灭的,最后坐不住般的起身离开了。邵怀明跟许星辰回到家。

许星辰还满肚子的火气呢。

不过,她顾忌着邵怀明,进门之后,先照顾他的情绪。

只是邵怀明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在他进屋之后,许星辰立刻道:“先去洗澡吧,换下衣服来我给洗洗,前几天我买了几件衣服,还有家居服,”

邵怀明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笑了笑,俯身,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声音沉沉。

“一起洗?”

“啊?”

许星辰小脸一红,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怎么地竟然鬼使神差的应了声。

“好。”

所以,当晚许星辰出来的时候,是被抱着的,直到躺在床上都没有惊醒。

而邵怀明却围着浴巾,走出了房间。

站在阳台,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根烟之后,才捏着手机打了个电话。

顾廷川在酒店,等得都快睡着了,终于等到了邵怀明的电话。

“三哥~”

他诚惶诚恐的,先给自己解释。

“我不是跟着到青城的,是真的凑巧,有个在青城的项目想做,就过来了。三哥,可千万不要误会。”

顾廷川这满满求生欲,从电话里的声音就能听出来。

邵怀明声音慵懒和低哑,他叼着烟一副无所谓。

“做什么,我不关心。但是,离我远点。”

“是,三哥,我肯定不会去打扰三哥您的新婚生活的,呵呵呵……”

“廷川,知道我的性格。”

这不是询问,而是警告了。

顾廷川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

顾廷川赶紧附和,“是是,三哥,放心,我绝对不会透露任何和许星辰的事情的。”

他心中忐忑,在邵怀明没有追究,挂断电话之后,他赶紧在自己的群里,告知东子那几个小子。

“老子警告们,我刚才说的关于三哥和他的女人的事情,谁都不准说出去,当我刚才没有说过,们也绝对没有看到过,知道吗?谁要是敢泄露半点消息,杀无赦!”

顾廷川是认真不过的,在群里发的语音,声音听出来,有多么的咬牙切齿,非常重视的。

东子:川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魏论:川哥,我们自然会守口如瓶。不过,有点好奇,三哥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么,在青城那么个小地方,找了个女人不带回去?还没玩够?他没说什么时候回燕城?

顾廷川:我怎么知道?大概是还有兴趣。

看许星辰那样子,邵怀明一时还有兴趣,也是不意外的。

东子:被三爷看中的女人,这是荣幸呢。她这辈子也值了。

……

第二天。

许星辰早起做了早餐,邵怀明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她还有些羞于见他。

所以,她匆忙吃了两口就去上班,她怕再面对下去,她会整个自燃的。

邵怀明不知道是否察觉到她的异样,始终清清冷冷的,没有多少情绪。

许星辰一到公司,看到办公室的人,心情立即差了很多。

一上午,俞飞鹏都在各种找麻烦,或者对她的设计不满意,或者让她做很多杂事儿,这种很明显的,就是在报复许星辰昨晚的事。

池冉冉不时的过来串门,看着许星辰忙的脚不着地的样子,说着风凉话。

“许星辰,是不是很累啊?哈哈哈……不要怪我啊,谁让昨晚那么不识相的。别以为是我们家飞鹏在整,实际是老板看不惯。老公那么个蠢样,竟然还敢对顾少和老板无礼,蠢到极点了。我劝啊,趁着没过试用期,赶紧自己主动走吧,省的到时候被赶走,那就脸上不好看了,好歹也是A大毕业的,传出去连试用期都没过,可就好笑了。”

许星辰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情,懒得搭理她。

“……怎么?不说话?昨晚不是很能说嘛?呵呵,我原本还高看一眼,长的是不错,也是名校,可是自甘堕落,找个农民工?哎呀妈呀,许星辰,这种事情,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还是说,其实在燕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混不下去了,回来青城找老公当接盘侠?”